[Review]電視劇–懸崖

國共諜報戰。假夫妻周乙和顧秋妍奉命暫時組成家庭,在滿洲國警察廳特務科擔任地下特工的任務。

編劇沒有把它寫成通俗的假夫妻變真夫妻,周乙和顧秋妍各自的配偶和孩子始終圍繞左右。他們兩人只是扮演一對夫妻,為了工作需要。周乙對妻兒一直虧欠著。明明近在咫尺卻不能相認,周乙工作能力強,深受長官賞識,在戰爭時代過著優渥的生活,享有特權。真正的妻子和兒子因為身份需要,在物質生活上捉襟見肘。顧秋妍作為周乙的搭檔,六年的假夫妻生活,一直受到周乙的保護。

兩人之間到底有沒有感情,一直是觀眾爭論不下的問題。普遍認為他們之間有愛情,有夫妻情義,也有同志的情感。畢竟生死與共六年之久。

37集是全劇最大的突破口,顧秋妍和周乙從第1集就看互看不順眼,兩個人同住一個屋簷下當然時有齟齬,日積月累也成了生的一部份。一開始是室友間的口角,後來呢?兩個人在37集的衝突和劇開頭幾次紛爭截然不同,37集吵架的內容裡不見「組織」、「任務」等關鍵字。他們吵的是「感受」,吵的原因是兩人對「共同的女兒」的安全有不同看法。這難道不像一般夫妻爭吵的內容嗎?丈夫是否顧慮妻子的感受,女兒的安全(教育)問題兩造各執一詞。試問,周乙為何如此理直氣壯的強調「女兒跟著他比較好」?顧秋妍堅持的感受問題到底站在什麼樣的基礎上?

同事的女兒該跟誰走,似乎沒有周乙置喙的餘地,但他當時理所當然的認為女兒應該由他來保護,理由很簡單,因為周乙的能力明顯比顧秋妍強許多,要保護女兒他認為他絕對夠資格。顧秋妍翻來覆去只能說「女兒跟著我怎麼不安全啦?」她並沒有質疑周乙作為女兒父親的角色和能力。正常情況之下應該說「這是我的女兒,憑什麼跟著你一個外人?」

顧秋妍據理力爭的立場在於「誰顧慮過我的感受?」這是對組織的不滿,也是對周乙的埋怨。如果兩人之間只是同事情誼,她應該毫對猶豫地服從上級命令。怎麼會表現出對婚姻說完就完的反彈?她的反彈是種抗議,抗議自己在這段婚姻關係中被拋棄,即使這是任務開始時就知道的結局。

為什麼這段劇情可視示編劇點明兩人之間真正的夫妻情?因為真正的夫妻爭吵,往往在於生活大小事,而不是開口閉口就問,這麼多年我一直愛你,你呢?

他們的婚姻是假的,但婚姻是真的。試想,顧秋妍和真丈夫張平汝之間相處時間不長,除了一紙婚姻證書,真正過日子的周乙和顧秋妍。婚姻生活中有許多進退,有時前進,有時退讓,在開燈關門、吃什麼用什麼、燙衣服、替另一半準備點保健品之類。真正體驗這些的是周乙和顧秋妍,他們的夫妻情很真實,不可磨滅。

這並不是說周乙愛上了顧秋妍,就不愛孫悅劍了,或是顧秋妍愛上周乙,就背叛張平汝。一夫一妻,愛不愛原配,原本就不是一個站在理論上的命題,「懸崖」的編劇用平鋪直敘的方式,談論到底什麼是現實婚姻,距離與空間造就的隔閡是一種無奈的事實,而非理論上誰應該愛誰,誰應該為誰守貞就叫婚姻。

對原來的婚姻,周乙和顧秋妍能不愛嗎?如果不愛,周乙不會費盡心思甘冒暴露的危機救出孫悅劍,也不會為了兒子和妻子的安全毅然決然丟下顧秋妍母女,離開哈爾濱。顧秋妍如果不掛念張平汝,早就明目張膽地愛周乙了,有什麼顧忌?

周乙可以為兩個女人付出性命,為髮妻跟兒子那是理所當然,他也同樣能為顧秋妍死,前者讓他虧欠許多,那是他的妻。後者不欠他什麼,只是那份情感早已不亞於夫妻。

[Talk]殺警案–一個警察之死

最近從媒體上每天接收夜店門口殺警案的進度,媒體所言不等於真相,可是絕大多數人的真相來自媒體建構。從被毆打致死的警察,第一天佔據版面的是警察為什麼會在非執勤時間出現夜店門口,第二天開始舖天蓋地報導事件的導火線—-一對年輕情侶糾眾鬧事,第三天將情侶黨的身家調查得一清二楚人肉搜索,接著富二代、黑二代、星二代、黑白兩道的糾葛及利益交換,漫天蓋地而來,透過網路的力量迅速蔓延,到了第六天似乎已經無新意可報,媒體辦案的效率之高也頗值得台灣人民自豪,儘管我們更常稱之為「媒體亂象」。

今天躍上版面的,是一個無名小卒,剛滿20歲的年輕人,前科累累,曾經把看不順眼的同學打到腦死變成植物人,如今媒體說,警方從監視器裡看到他手持兇器重擊刑警,直指他是最兇殘的打手。

連看了六天相關消息,最後媒體認為終於找到兇手,不禁要問,我們究竟看見了什麼?看見錯綜複雜的台版無間道,黑與白之間難分難解的千絲萬縷?富二代和22K青年世代的對比諷刺?黑澤明導演鏡頭下的羅生門?一個警察之死(每個到案說明的人都說無辜)?死亡竟如此莫名其妙,每個人都是被叫來看熱鬧的,無人承認動手,無法否認的只好說還有別人也動手了。一開始趾高氣昂的富二代情侶,將事情推得一乾二淨,「我也不知道會來這麼多人」。中間發號施令動用人脈的則說「我負責找人,不負責打人」。最下游打人的說「我也不曉得發生什麼事,那人是誰啊?」這麼一個徹底失控,荒謬的故事,代價竟是一條人命。

一個不小心的案件,狠狠打了公權力一巴掌,清澈響亮,全台灣都聽得到。代表公權力的警察,居然死在自己的管轄範圍內,更可笑的是,事件發生地點距離首善之都的公權力中心,不過區區數百公尺。市長若能坐視,台北市民若能坐視,孰不可忍?

這似乎是一個「我也不知道」的結局,一開始為了討回公道的情侶黨,並不知道自己撂人這件事,背後竟有如斯威力,小孩玩大槍,後座力恐怕教無知的兩人無法承受。負責找人的小混混,想當大哥卻不知道大哥為何物。想漂亮地耍套大刀,少了控制力,怕是要被自己揮舞的大刀砍成殘疾。最末端的打手,一個個以「不知道對方是警察」「只是看熱鬧」為理由,曝露出人群之無知與盲從。不知道對方是警察就能打嗎?自詡黑道打「不是警察」的人就合理嗎?黑道之所以為黑道,不正是為了補足白道照顧不到的地方而存在?這也是何以黑道千百年來從不斷絕,還帶點迷人色彩的原因。

最後一個鏡頭落在媒體稱之最兇殘的兇手臉上,20歲剛滿,身上已背負幾件刑案,人生還沒開始已經落入深淵。他,不屬於富二代,黑二代,星二代,不受任何人庇護,沒有家財萬貫的父母替他請名律師,沒有黑道淵源幫他撐腰,沒有個有力的爸媽替他向警方討價還價。也沒有名人爸媽加持,在鎂光燈下爭取更多目光,再四處奔走為他申冤。在整起案件中,最值得同情的,除了那個被失控殺死的警察,就屬這名下手最狠的兇手了。諷刺的是,一是被害者,一是兇手。沒有任何背景的他,如同劉文聰所說,如果可以當好人,誰願意當壞人?在整體共犯結構中,可以預期他將是下場最慘的一位。刑責自是不必說的,一切罪證確鑿,沒有大律師護法。很多年後如果他能幸運提前出獄,也不會有富爸爸、黑爸媽、明星媽替他漂白鋪路。他將用自己的一生,未來的五十年,六十年,承擔這個無情無恥的權力社會造下的共業。

而那些得到父執輩庇佑,贏在起跑點的二代們呢?想必他們很快能回到人群,也許出國,也許繼續活在健忘的台灣社會,依舊過著燈紅酒綠衣香鬢影的安逸人生。經過這次教訓,相信他們下次會更小心地「不小心號召人群」「看熱鬧」「揮兩拳」「不知道打了誰」,以一個團體犯罪的型態,危害每一個無辜的人。活在台灣,照子放亮點,別不長眼闖進別人的網。未來的共犯型態,已建設完成,等待下一個枉死的冤魂。

[misc]自在

有些人,活在你的生活中,感覺些多餘,可有可無;有些人活在你心裡,不佔據任何時間空間,然而他無所不在 並且不可取代。

如同梁靜茹的”昨天”,我可以佔有你眼睛全部的視線/在關了燈的房間/你的心有一部份我卻看不見/我已經佔有你生命全部的時間/卻在意那些/你從來不說/我從來不問你的/昨天。

企圖全面佔領另一個人的生活,是多麼遙不可及的渴求。有些人做了不同選擇。即使最後得不到最初嚮往的愛情,心依舊自在。這些人對於愛人與被愛,皆心安理得。在愛著一個人的時候,用盡全身力氣,給予他想要的所有。遇見愛他的人,也能用真摯情感回應,終於解脫,讓心自由。

人是奇妙的動物,當身體被牢牢綁住,一公釐都無法逃脫的時候,心往往被推得更遠。而那看不見的連結,在腦海中一閃而過,一天閃過幾百回,總能強而有力的抓住一個人的心。愛情永遠是手中握不住的沙。捏得愈緊,握在手中的的愈少。

說到掌握愛情,沒人能比老莊知之更深。可是當有意地想利用老莊謀算愛情,已變質為「有招」、「有欲」、「有求」。心自由了,每一步才得從容自在,打通任督二脈的關竅唯有最後一招「無欲則剛」。

[misc]自在

有些人,活在你的生活中,感覺些多餘,可有可無;有些人活在你心裡,不佔據任何時間空間,然而他無所不在 並且不可取代。

如同梁靜茹的”昨天”,我可以佔有你眼睛全部的視線/在關了燈的房間/你的心有一部份我卻看不見/我已經佔有條牲活全部的時間/卻在意那些/你從來不說/我從來不問你的/昨天。

企圖全面佔領另一個人的生活,是多麼遙不可及的渴求。有些人做了不同選擇。即使最後得不到最初嚮往的愛情,心依舊自在。這些人對於愛人與被愛,皆心安理得。在愛著一個人的時候,用盡全身力氣,給予他想要的所有。遇見愛他的人,也能用真摯情感回應,終於解脫,讓心自由。

人是奇妙的動物,當身體被牢牢綁住,一公釐都無法逃脫的時候,心往往被推得更遠。而那看不見的連結,在腦海中一閃而過,一天閃過幾百回,總能強而有力的抓住一個人的心。愛情永遠是手中握不住的沙。捏得愈緊,握在手中的的愈少。

說到掌握愛情,沒人能比老莊知之更深。可是當有意地想利用老莊謀算愛情,已變質為「有招」、「有欲」、「有求」。心自由了,每一步才得從容自在,打通任督二脈的關竅唯有最後一招「無欲則剛」。

[misc]自在

有些人,活在你的生活中,感覺些多餘,可有可無;有些人活在你心裡,不佔據任何時間空間,然而他無所不在 並且不可取代。

如同梁靜茹的”昨天”,我可以佔有你眼睛全部的視線/在關了燈的房間/你的心有一部份我卻看不見/我已經佔有條牲活全部的時間/卻在意那些/你從來不說/我從來不問你的/昨天。

企圖全面佔領另一個人的生活,是多麼遙不可及的渴求。有些人做了不同選擇。即使最後得不到最初嚮往的愛情,心依舊自在。這些人對於愛人與被愛,皆心安理得。在愛著一個人的時候,用盡全身力氣,給予他想要的所有。遇見愛他的人,也能用真摯情感回應,終於解脫,讓心自由。

人是奇妙的動物,當身體被牢牢綁住,一公釐都無法逃脫的時候,心往往被推得更遠。而那看不見的連結,在腦海中一閃而過,一天閃過幾百回,總能強而有力的抓住一個人的心。愛情永遠是手中握不住的沙。捏得愈緊,握在手中的的愈少。

說到掌握愛情,沒人能比老莊知之更深。可是當有意地想利用老莊謀算愛情,已變質為「有招」、「有欲」、「有求」。心自由了,每一步才得從容自在,打通任督二脈的關竅唯有最後一招「無欲則剛」。

May 28 Horoscope from LA Times

“You are very aware that your emotions are affecting your productivity today as the flighty New Moon buzzes your 1st House of Personality. Your feelings shift with the breeze, making it nearly impossible to settle into your work. Your moods may continue to fluctuate, challenging you to maintain a calm demeanor. Minimize your frustration and avoid being overwhelmed by only taking on what you know you can finish. Limiting your goals now makes room for spiritual growth.”

May 27 Horoscope from LA Times

“We may feel bent out of shape, so we’re willing to accept the relief offered by today’s placid Taurus Moon. Although the energy seems to be settling down now, this isn’t a great time to kick back and relax. Sensual Venus joins the karmic South Node of the Moon, creating a false sense of security about the romantic notion of going with the flow. However, it’s smarter to give a project an additional nudge forward than to coast through the day”

[心得]後宮甄嬛傳

看了無數次甄嬛傳,劇裡每個女人都像大觀園中的女人,有自己的故事也有自己的動人之處。

深宮中的女人全是悲劇,愛情不可得,只剩下事業。如果事業心不重,那註定一無所有,老死甚至橫死宮廷。

孫僚飾演的女主角甄嬛從一開始就失去得到愛情的可能,她嫁的是皇帝,而皇帝是沒有愛情的。片中數次,皇帝與皇太后一邊討論著前朝的政局,一邊指示皇帝該臨幸哪位妃嬪。皇上就像個機器人一樣,照單全收執行用寵幸安撫嬪妃的任務,從來不表露情緒。劇情中安排莞貴人短暫出宮修行,藉此促成甄嬛和允禮一段情緣,並加深她回宮之後和皇帝之間愛恨情仇的糾結。如果沒有雙生子身世之謎,甄嬛也許不會毒殺皇帝,如果沒有允禮之死,嬛甄也不會恨皇帝恨到入骨。然而,同情這位聰慧過人的莞貴人,也同情她「犧牲一切成就事業」的命運,但這畢竟是她的選擇,她還有留在甘露寺老死終生抑或回宮成就事業的選擇。

看甄嬛傳,最愛的還是華妃娘娘。從第一集到四十集,這位只出場一半的華妃娘娘,搶盡風頭。從第一集,華妃娘娘盛氣凌人,這位不可一世的官家小姐若非嫁入帝王家,怕也不能甘於平民之家。只是入了帝王家,娘家的權勢使然,她終究只能為妾,如此才貌雙全的霸道女子如何甘心居於人下?她真心的愛著皇帝,應該說她是數位女主角中,全心全意愛著皇上,將他的愛情視作人生唯一目標的女人。愛情最揪著人心的因素正在於患得患失。華妃何嘗不是如此?當得到皇上專寵時,無時無刻不在擔憂著分寵。如同金庸的天龍八部中,段正淳的情人們說的,「呸,我就因為這樣不許他當皇帝」和後宮三千分享一個丈夫,是女人都會害怕。

比起欣常在只要皇上偶爾眷顧,甄嬛要的夫妻之情,惠貴人要的是宮中女子的位份,端妃敬妃視皇上如上司,安陵容求的只是安身立命,這位豔冠群芳的華妃娘娘從來不把皇上當皇上,她把他當成一個男人,皇上的眼光在哪位跳舞的嬪妃身上多停留一秒,華妃就難忍醋意。皇上喜歡的,不喜歡的,每一個眼神華妃娘娘都打從心底在意,那是真正的愛情,最純粹的愛情。

可惜皇上不稀罕華妃的愛情。他的的愛情已經死了,隨著他心中的元配純元皇后而死。

說到純元皇后,不免想到另一個貫穿全劇的角色,宜修。甄嬛傳編劇成功的地方在,角色很豐滿,劇情多層次。若無宜修這個「實」的角色,就無法讓純元皇后這個「虛」的人物出場。純元、宜修、雍正(應該以本名胤礽) 的三角關係一直成立,只要皇帝與皇后同時出場就會成立,他們的對話、情節都圍繞著往事打轉。純元就像一個關鍵詞,任何人對皇帝說了「純元」兩字,皇帝就像被催眠一樣,任人擺佈。而皇后要的是什麼呢?皇后從頭到尾都困在自己設的牢籠裡。她心中只有唯一的敵人—-純元皇后。情感上,她無法忍受自己的丈夫愛上自己的姐姐,所以毒死姐姐,但毒死了姐姐只是加深純元皇曲在皇帝心中完美形象,皇后真是悔不當初。這一悔就悔了一生。終了,她還在問丈夫,「如果看到姐姐衰敗的容顏,是不是就不會這麼恨臣妾了?」純元就像一道魔咒,皇帝與皇后做的每一件事,無不思量著「如果純元還在….」這對假面夫妻終身活在這個假設句裡,無法逃脫,這不僅是富貴人家的悲哀,更是帝王家無法擺脫的悲劇。皇后在純元死後,除了和已死的女人爭寵,她將現實生活中的目標設定為:當丈夫精神上的支柱,事業上的伙伴。於是,每當皇帝召莞嬪進御書房時,皇后總在門外悵然若失。對於甄嬛的怨恨,從來不是愛情上的敵對,而是事業上的競爭。她深知皇上的愛情永遠不會屬於莞嬪,於是她無怨。但在職場上,皇后始終忌憚著這位後起之秀,害怕有一天莞嬪取代她的地位,成為皇上工作上的最佳拍檔。皇后與甄嬛之間,爭寵的成份遠不及奪權。

最後說說皇帝吧,他絕對是第一男主角。從皇帝身上可以學到不少當一個管理者的態度,在他眼裡,工作至上。依照劇情來看,皇帝是全劇中最可憐的人物,他看似什麼都有了,實則一無所有。他的愛情,被犧牲在君王爭鬥中。當他的母親要兒子當皇帝時,就決定犧牲掉兒子的愛情了,於是皇太后佯裝不知,卻眼睜睜看著宜修下毒害死純元,只因純元性子太軟弱,不是合格的皇后人選。皇帝到底是後知後覺,還是一樣狠心我們不得而知,也許他和甄嬛一樣,在選擇事業的時候就決定犧牲愛情。看了不下二十次甄嬛傳之後突然頓悟,皇上對後宮的一切鬥爭不是不懂,他只是順水推舟。能利用前朝後宮,新舊權臣互相傾軋,怎會看不透後宮女人們勾心鬥角的小把戲?皇帝說了,「後宮汙穢,朕不是不明白,終歸是女人的事」。他太明白,利用後宮的權力轉移,給大臣們一個希望,便能更有效的駕御臣子。同時押了一個人質在宮中,對皇帝來說更多幾分保障。

皇帝一生,希冀母愛不可得,妃子們的愛情也不可得,最終連後嗣都不是自己的,算是編劇對天朝權威的一種諷刺。

 

[Review]蘇軾 – 水調歌頭

水調歌頭,從國中時候就極度喜愛而且倒背如流的一闕詞,雖然背得熟,有些詞意二十年來始終沒明白。網路上尋遍詩詞賞析,在詩無達詁的守則下,人人皆可演繹自己的解釋。每當試著自己寫出白話文解釋,行文至半闕頻遇瓶頸。上半闕寫實景極容易解,下半闕實在折服在蘇軾的文筆之下 (一闕詞折服二十年,大概是悟性太差),不論是使用文字的技巧,或是文思都不是我可以解讀的。以下是試作。

解讀水調歌頭,首先得掌握第一原則—蘇軾喝到茫。從喝到茫的狀態到酒意漸漸消退,蘇軾以寫實筆法記錄他的情緒起伏。上半闕寫景呈現出極歡樂的氣氛,喝到開心開始跳舞並非難以理解的事。「我開始喝,喝到一半開心了,舉起酒杯對著天空大喊 “月亮,你什麼時候出現的?” (誰沒事跟天空、月亮對話?) 不知道天上神仙們住的宮闕,現在是哪年哪月?今天太開心,開心到我想隨著風飛到天上 (張開雙手感受風的吹拂)。飛到天上? 那麼高的地方冷不冷呀? 飛到天上也沒有我現在一個人對月喝酒狂歌來得開心。手舞足蹈,這份開心滿足比天上神仙還快活。(時間經過經過經過經過,夜深了詩人回屋)

回到屋裡,月光悄悄從我這小樓的一邊轉到另一面,月亮漸漸西沉,在離地平線不遠的地方,我可以從精雕細琢的窗子看見月亮快沉下,這一夜月亮陪伴著我,至此還照著我這個不睡的人。今夜我快樂並寂寞著,如果七年沒見的弟弟今晚能在我身邊與我同樂,此刻堪稱十全十美。

“不應有恨”一語雙關,既指我不應該因為這個遺憾而敗壞心情,同時指月亮本是無情物,月亮沒有喜怒哀樂,可我無法不想到,人離散時月亮總自顧自地圓滿,彷彿人世間悲歡離合月亮皆不為所動。

轉念一想,人間悲歡離合,就像月亮陰晴圓缺,既不可避免也無法左右,不過是世間常態。這件事從古至今 (再到將來) 也無解,別怨恨世事遭遇帶來的離散,只要你我雖天各一方,兩人各自過得好,哪怕是相隔千里看月亮,也是最美好的結局。

 

[DC] Day 68- AEJMC cont.

Day 68. Saturday, August 10, 2013. 晴。

早上slack off in my bed一直到中午。最後心不甘情不願地起床到了會場,人真容易懶惰。

D68- Fair Shake有點甜。雖然香可是我不喜歡。

D68- Fair Shake有點甜。雖然香可是我不喜歡。

D68- To-go版的Shake Shack。漢堡好吃。

D68- To-go版的Shake Shack。漢堡好吃。

D68- 回角時看到的天空好藍。

D68- 回角時看到的天空好藍。

D68- 我想我會懷念這個景象

D68- 我想我會懷念這個景象

D68- Pizza店

D68- Gallery Palace Station入口

D68- 強調它是NY style的pizza

D68- 強調它是NY style的pizza

D68- 裝潢走懷舊風

D68- 裝潢走懷舊風

D68- 我小時候好像還看過這樣的電視

D68- 我小時候好像還看過這樣的電視

D68- 晚霞很漂亮

D68- 晚霞很漂亮

D68- 紅的紫的藍的天空襯托著鐘樓

D68- 紅的紫的藍的天空襯托著鐘樓

D68- 我快要看不到的好漢坡。

D68- 我快要看不到的好漢坡。

D68- 回家馬上買底片。離開之前一定要用老相機把它拍下來

D68- 回家馬上買底片。離開之前一定要用老相機把它拍下來

D68- 夕陽把黑色玻璃大樓染成一片紅

D68- 夕陽把黑色玻璃大樓染成一片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