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蘇軾 – 水調歌頭

水調歌頭,從國中時候就極度喜愛而且倒背如流的一闕詞,雖然背得熟,有些詞意二十年來始終沒明白。網路上尋遍詩詞賞析,在詩無達詁的守則下,人人皆可演繹自己的解釋。每當試著自己寫出白話文解釋,行文至半闕頻遇瓶頸。上半闕寫實景極容易解,下半闕實在折服在蘇軾的文筆之下 (一闕詞折服二十年,大概是悟性太差),不論是使用文字的技巧,或是文思都不是我可以解讀的。以下是試作。

解讀水調歌頭,首先得掌握第一原則—蘇軾喝到茫。從喝到茫的狀態到酒意漸漸消退,蘇軾以寫實筆法記錄他的情緒起伏。上半闕寫景呈現出極歡樂的氣氛,喝到開心開始跳舞並非難以理解的事。「我開始喝,喝到一半開心了,舉起酒杯對著天空大喊 “月亮,你什麼時候出現的?” (誰沒事跟天空、月亮對話?) 不知道天上神仙們住的宮闕,現在是哪年哪月?今天太開心,開心到我想隨著風飛到天上 (張開雙手感受風的吹拂)。飛到天上? 那麼高的地方冷不冷呀? 飛到天上也沒有我現在一個人對月喝酒狂歌來得開心。手舞足蹈,這份開心滿足比天上神仙還快活。(時間經過經過經過經過,夜深了詩人回屋)

回到屋裡,月光悄悄從我這小樓的一邊轉到另一面,月亮漸漸西沉,在離地平線不遠的地方,我可以從精雕細琢的窗子看見月亮快沉下,這一夜月亮陪伴著我,至此還照著我這個不睡的人。今夜我快樂並寂寞著,如果七年沒見的弟弟今晚能在我身邊與我同樂,此刻堪稱十全十美。

“不應有恨”一語雙關,既指我不應該因為這個遺憾而敗壞心情,同時指月亮本是無情物,月亮沒有喜怒哀樂,可我無法不想到,人離散時月亮總自顧自地圓滿,彷彿人世間悲歡離合月亮皆不為所動。

轉念一想,人間悲歡離合,就像月亮陰晴圓缺,既不可避免也無法左右,不過是世間常態。這件事從古至今 (再到將來) 也無解,別怨恨世事遭遇帶來的離散,只要你我雖天各一方,兩人各自過得好,哪怕是相隔千里看月亮,也是最美好的結局。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