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殺警案–一個警察之死

最近從媒體上每天接收夜店門口殺警案的進度,媒體所言不等於真相,可是絕大多數人的真相來自媒體建構。從被毆打致死的警察,第一天佔據版面的是警察為什麼會在非執勤時間出現夜店門口,第二天開始舖天蓋地報導事件的導火線—-一對年輕情侶糾眾鬧事,第三天將情侶黨的身家調查得一清二楚人肉搜索,接著富二代、黑二代、星二代、黑白兩道的糾葛及利益交換,漫天蓋地而來,透過網路的力量迅速蔓延,到了第六天似乎已經無新意可報,媒體辦案的效率之高也頗值得台灣人民自豪,儘管我們更常稱之為「媒體亂象」。

今天躍上版面的,是一個無名小卒,剛滿20歲的年輕人,前科累累,曾經把看不順眼的同學打到腦死變成植物人,如今媒體說,警方從監視器裡看到他手持兇器重擊刑警,直指他是最兇殘的打手。

連看了六天相關消息,最後媒體認為終於找到兇手,不禁要問,我們究竟看見了什麼?看見錯綜複雜的台版無間道,黑與白之間難分難解的千絲萬縷?富二代和22K青年世代的對比諷刺?黑澤明導演鏡頭下的羅生門?一個警察之死(每個到案說明的人都說無辜)?死亡竟如此莫名其妙,每個人都是被叫來看熱鬧的,無人承認動手,無法否認的只好說還有別人也動手了。一開始趾高氣昂的富二代情侶,將事情推得一乾二淨,「我也不知道會來這麼多人」。中間發號施令動用人脈的則說「我負責找人,不負責打人」。最下游打人的說「我也不曉得發生什麼事,那人是誰啊?」這麼一個徹底失控,荒謬的故事,代價竟是一條人命。

一個不小心的案件,狠狠打了公權力一巴掌,清澈響亮,全台灣都聽得到。代表公權力的警察,居然死在自己的管轄範圍內,更可笑的是,事件發生地點距離首善之都的公權力中心,不過區區數百公尺。市長若能坐視,台北市民若能坐視,孰不可忍?

這似乎是一個「我也不知道」的結局,一開始為了討回公道的情侶黨,並不知道自己撂人這件事,背後竟有如斯威力,小孩玩大槍,後座力恐怕教無知的兩人無法承受。負責找人的小混混,想當大哥卻不知道大哥為何物。想漂亮地耍套大刀,少了控制力,怕是要被自己揮舞的大刀砍成殘疾。最末端的打手,一個個以「不知道對方是警察」「只是看熱鬧」為理由,曝露出人群之無知與盲從。不知道對方是警察就能打嗎?自詡黑道打「不是警察」的人就合理嗎?黑道之所以為黑道,不正是為了補足白道照顧不到的地方而存在?這也是何以黑道千百年來從不斷絕,還帶點迷人色彩的原因。

最後一個鏡頭落在媒體稱之最兇殘的兇手臉上,20歲剛滿,身上已背負幾件刑案,人生還沒開始已經落入深淵。他,不屬於富二代,黑二代,星二代,不受任何人庇護,沒有家財萬貫的父母替他請名律師,沒有黑道淵源幫他撐腰,沒有個有力的爸媽替他向警方討價還價。也沒有名人爸媽加持,在鎂光燈下爭取更多目光,再四處奔走為他申冤。在整起案件中,最值得同情的,除了那個被失控殺死的警察,就屬這名下手最狠的兇手了。諷刺的是,一是被害者,一是兇手。沒有任何背景的他,如同劉文聰所說,如果可以當好人,誰願意當壞人?在整體共犯結構中,可以預期他將是下場最慘的一位。刑責自是不必說的,一切罪證確鑿,沒有大律師護法。很多年後如果他能幸運提前出獄,也不會有富爸爸、黑爸媽、明星媽替他漂白鋪路。他將用自己的一生,未來的五十年,六十年,承擔這個無情無恥的權力社會造下的共業。

而那些得到父執輩庇佑,贏在起跑點的二代們呢?想必他們很快能回到人群,也許出國,也許繼續活在健忘的台灣社會,依舊過著燈紅酒綠衣香鬢影的安逸人生。經過這次教訓,相信他們下次會更小心地「不小心號召人群」「看熱鬧」「揮兩拳」「不知道打了誰」,以一個團體犯罪的型態,危害每一個無辜的人。活在台灣,照子放亮點,別不長眼闖進別人的網。未來的共犯型態,已建設完成,等待下一個枉死的冤魂。

Advertisements

[misc]自在

有些人,活在你的生活中,感覺些多餘,可有可無;有些人活在你心裡,不佔據任何時間空間,然而他無所不在 並且不可取代。

如同梁靜茹的”昨天”,我可以佔有你眼睛全部的視線/在關了燈的房間/你的心有一部份我卻看不見/我已經佔有你生命全部的時間/卻在意那些/你從來不說/我從來不問你的/昨天。

企圖全面佔領另一個人的生活,是多麼遙不可及的渴求。有些人做了不同選擇。即使最後得不到最初嚮往的愛情,心依舊自在。這些人對於愛人與被愛,皆心安理得。在愛著一個人的時候,用盡全身力氣,給予他想要的所有。遇見愛他的人,也能用真摯情感回應,終於解脫,讓心自由。

人是奇妙的動物,當身體被牢牢綁住,一公釐都無法逃脫的時候,心往往被推得更遠。而那看不見的連結,在腦海中一閃而過,一天閃過幾百回,總能強而有力的抓住一個人的心。愛情永遠是手中握不住的沙。捏得愈緊,握在手中的的愈少。

說到掌握愛情,沒人能比老莊知之更深。可是當有意地想利用老莊謀算愛情,已變質為「有招」、「有欲」、「有求」。心自由了,每一步才得從容自在,打通任督二脈的關竅唯有最後一招「無欲則剛」。

[misc]自在

有些人,活在你的生活中,感覺些多餘,可有可無;有些人活在你心裡,不佔據任何時間空間,然而他無所不在 並且不可取代。

如同梁靜茹的”昨天”,我可以佔有你眼睛全部的視線/在關了燈的房間/你的心有一部份我卻看不見/我已經佔有條牲活全部的時間/卻在意那些/你從來不說/我從來不問你的/昨天。

企圖全面佔領另一個人的生活,是多麼遙不可及的渴求。有些人做了不同選擇。即使最後得不到最初嚮往的愛情,心依舊自在。這些人對於愛人與被愛,皆心安理得。在愛著一個人的時候,用盡全身力氣,給予他想要的所有。遇見愛他的人,也能用真摯情感回應,終於解脫,讓心自由。

人是奇妙的動物,當身體被牢牢綁住,一公釐都無法逃脫的時候,心往往被推得更遠。而那看不見的連結,在腦海中一閃而過,一天閃過幾百回,總能強而有力的抓住一個人的心。愛情永遠是手中握不住的沙。捏得愈緊,握在手中的的愈少。

說到掌握愛情,沒人能比老莊知之更深。可是當有意地想利用老莊謀算愛情,已變質為「有招」、「有欲」、「有求」。心自由了,每一步才得從容自在,打通任督二脈的關竅唯有最後一招「無欲則剛」。

[misc]自在

有些人,活在你的生活中,感覺些多餘,可有可無;有些人活在你心裡,不佔據任何時間空間,然而他無所不在 並且不可取代。

如同梁靜茹的”昨天”,我可以佔有你眼睛全部的視線/在關了燈的房間/你的心有一部份我卻看不見/我已經佔有條牲活全部的時間/卻在意那些/你從來不說/我從來不問你的/昨天。

企圖全面佔領另一個人的生活,是多麼遙不可及的渴求。有些人做了不同選擇。即使最後得不到最初嚮往的愛情,心依舊自在。這些人對於愛人與被愛,皆心安理得。在愛著一個人的時候,用盡全身力氣,給予他想要的所有。遇見愛他的人,也能用真摯情感回應,終於解脫,讓心自由。

人是奇妙的動物,當身體被牢牢綁住,一公釐都無法逃脫的時候,心往往被推得更遠。而那看不見的連結,在腦海中一閃而過,一天閃過幾百回,總能強而有力的抓住一個人的心。愛情永遠是手中握不住的沙。捏得愈緊,握在手中的的愈少。

說到掌握愛情,沒人能比老莊知之更深。可是當有意地想利用老莊謀算愛情,已變質為「有招」、「有欲」、「有求」。心自由了,每一步才得從容自在,打通任督二脈的關竅唯有最後一招「無欲則剛」。

[gab]寧可

寧願相信自己曾種下了因,今天才這結果。今晚跟朋友聊起那段被我一直藏著掖著卻總是蠢蠢欲動的往事,

提起你,把那曾有過甜蜜、苦澀、與難堪的記憶翻箱倒櫃找出來,當真如夏宇所說「把你的影子加點鹽/醃起來/風乾/老的時候/下酒」

你曾毫不猶豫轉身就走,將不被愛的難堪留下與我面面相覷。只能怔怔望著你的背影,傾耳聽著沒有聲音的你的心聲。一切想像、猜測就像醃影子的鹽,和成一團密封在玻璃罐子裡。夏宇喜歡風乾的影子,老的時候下酒。那影子早已乾了、變味了、繃得牙疼,仍舊是下酒的好菜。

說著說著,彷彿懂了些什麼,可酒醒了心底卻空落落。看透了你的無心於我究竟何益?仔細想想,雖然無心你畢竟也陪著我走過好長一段歲月,許多時候更是容忍著我的誤解與曲解。這也算仁至義盡了吧?我問自己。

對從來不曾真正對我發火的你,我還能要求什麼?萬事若皆有因果,也許我便是曾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做了許多任性的事,說了要你包容的話,我寧可相信一路走來我肯定做錯了什麼,不是對自己沒有信心,不是自責,是為了卸下沒來由的重擔,停止無盡的懷疑,放過自己。

[gab]誠實

人生有選擇嗎?最大的課題究竟是面對別人的謊言,還是面對別人的誠實?

你的誠實補足了他的不夠誠實,你說你每次約會總想著如何拒絕對方,突然我聽見他的聲音穿過時空,六年前他心裡想說又不敢當面對我說的話,而今竟從你口中說給我聽。當時的我在他身邊,心裡總是揣揣不安,不知道他諱莫如深的表情下藏了些什麼?今天才知道,原來當時他若有所思的神情,在想著如何跟我說清楚呢。那密集的會面終究不是喜歡,是一次又一次想拒絕與怯懦。親愛的朋友啊,請別怨我為何如此迫切想知道你的情事,我說不出口的是,我多想從你口中聽到所有實話,每一字一句他不敢說的實話。

這是我多年來尋找卻不可得的答案嗎?請用你的誠實將多年疑惑一掃而空,請狠狠地對我誠實,我會在實話中撫平傷口。

聽著你說你的心情,我臉上浮現什麼表情?是否落寞?是否悲傷?是否還有一絲溫柔?我的倔將驕傲呢?留戀牽掛還在不在呢?

我們回不去了

     張愛玲小說半生緣中的經典台詞,也是全篇最高潮的地方,莫過於這短短八個字「世鈞,我們回不去了」,與前一陣子才風光落幕的台灣戲劇「犀利人妻」完結篇裡,謝安真聽著溫瑞凡的真情告白,淚水盈眶當下她說的那句「可是瑞凡,我回不去了」聽來相似實際上大異其趣。

     戲剛落幕,觀眾一片評論浪潮,有些人甚至將「犀利人妻爆抄襲張愛玲經典台詞」做為標題。會發出如此感想的人,可能沒讀過半生緣,或者,讀到最後一章就把整本書的內容都忘得一乾二淨!張之「我們回不去了」與犀劇「我回不去了」雖僅一字之差,可涵意以及在劇情當中扮演的角色相去千里。

     首先我們得先看看張愛玲的半生緣當中,曼楨與世鈞在相隔十四年,兩人際遇大相徑庭,一方使君有婦,另一方歷經強暴生子,監禁後遠走他鄉的滄桑。曼楨不同於安真,安真雖然失婚,但她得到更豐富的人生。失去一個坐在幸福牢籠裡的丈夫,她得到的是嶄新的未來,她沒有失去親人、女兒、朋友,相反的安真獲得了社會肯定,事業與藍總監溫柔有力的愛。安真的人生才將要飛翔,經過婚變歷練的她更加成熟,勇於面對人生道路,完全有足夠的能力應付「單親媽媽」的一切。

     如果說安真起飛了,那曼楨就是天堂墜落到地獄,她失去一切。原本才貌雙全的她,失去了希望、失去姐姐、失去世鈞的愛情,原本的她可以擁有幸福,現在希望已經幻滅。在悲傷無奈中她必須以更大的決心和毅力面對未來崎嶇道路,面對已經殘破不堪的人生。

     男人呢? 瑞凡經過一場外遇,他的完美形象完全破滅。夫妻倆在一起一伏之際,讓謝安真看透這個男人懦弱、不負責任、幼稚、無法認清自己、優柔寡斷、三心兩意的一面,加上身邊已經有藍總監stand by,是安真自己回不去了。

     所以她說「我回不去了」這句話背後的遺憾不亞於曼楨的遺憾,但是它也說出了安真對未來的期望及喜悅!「我回不去了!」即使你溫瑞凡願意回到過去十年的狀態,你因為無奈因為後悔選擇回歸家庭,你想要的已經不是我願意配合的婚姻。我再也無法回頭,無法成為對世界一無所知,崇拜你如天神一樣的家庭主婦。你給過我的傷害也不是我說忘就忘,相反的,你給過的傷都成為日後督促我自信美麗不停前進的動力。安真與瑞凡無法復合的原因完全是安真內在的衝突,整個世界都希望他們復合(除了藍總監),他們沒有外在阻力,有的只是安真自己內心無法回頭。

     曼楨和世鈞的「我們回不去了」意義完全不同。

     兩個原本郎才女貌的佳偶,十四年別離,一方在那個時代帶著非婚生女,曼楨的人生幾乎全毀。世鈞卻在苦等不著曼楨的時候,背負著家人與社會的壓力之下結婚生子。他有了完美的人生(雖然不是他原本期望的樣子)、幸福的家庭、相敬相愛的妻子—-誰說不是最愛就不算愛?世鈞和妻子之間道義的愛也許多過浪漫激情成份,也和他與曼鈞之間初戀的滋味截然不同,但那又怎麼樣呢?一旦走上不同道路,若是勉強結合,面臨的將是永無止境的外在壓力。曼楨知道,這會磨損他們的愛情,很快很快。

     這些年來,當初戀的甜蜜記憶已內化為兩人面對逆境的精神支柱,那超越了情愛的範疇,不再是以「婚姻」或「在一起」為依歸的渴望。曼楨所謂「我們回不去了」指的是「你跟我都無法再回到當年純純愛戀的狀態」,我們即使不顧一切拋妻棄子,你說不在意我醜陋的過往,這些衝動抵不過漫長現實的折磨。我們再無法心無芥蒂攜手共度人生。這是我們的遺憾,而且是無法改變的事實。阻力將由外而內重重衝擊他們的愛情。「我們都想回去,可我們回不去了」

     從目的性來說,安真所謂「我回不去了」是一種自我表述,告訴瑞凡「這是我的決定」,以一個單身的獨立個體說出放下婚姻的灑脫,她不在乎溫瑞凡回不回去總之她不會回去了;曼楨說的「我們回不去了」更應被視為「verbalize a fact」,她說出了盤柦在兩人心底同樣的覺悟,這對戀人多年來始終停留在過去的美夢中,兩個人在心情上還是糾葛的只是現實不允許,少了這句話,半生緣的結局不會變,但將它寫成完整對白更突顯出一股貫穿全書畫龍點睛,悲痛的力量。少了它,這本半生緣恐怕將找不到一句足以振聾發瞶的經典台詞!

     從兩句話的功能性來談,「我回不去了」讓安真和瑞凡這條主線劇情得以順利發展,讓瑞凡知道回頭是痴心妄想,它是完全不可缺的元素。它同時宣告安真成長蛻變到此大功告成,更甚至再一次突顯出安真與瑞凡一者睿智一者幼稚的反差;另一方面,曼楨說「我們回不去了」這句話在劇情發展上的作用少於營造氣氛的作用,它的存在更像是為了成就了張愛玲和半生緣在文壇不朽的地位!

     抄襲是不可能的,要把這六個字拼湊在一起很容易(更何況它們尚有一字之差)姑且不論張愛玲這句話是否在前書中也曾出現過,如果曾經在別本書裡出現過,難道要說張愛玲抄襲別人嗎?如此荒謬的推論不可考也無需要考。犀利人妻的對白在那個環節上,它是表現劇情轉折甚至人物性格的最好選擇,沒有第二句話能取代它在描寫主角心境、劇情發展和劇本完整性的功能。

     要說這兩句話沒有任何相同的地方嗎?錯。當然有。儘管時空迥異,一個甲子以來社會變遷和價值觀改變,不論是張愛玲或犀利編劇,他們透過創作,傳達出「人生之不可逆」以及「內在/外在差異絕對能阻斷一段關係」的看法。當然我們得回過頭再次強調,兩句精簡而一樣具有代表性的台詞,實際上扮演了完全不同的作用,它們都恰巧讓觀眾/讀者留下深刻印象!

trying to translate “think of me” into Chinese

Think of me, think of me fondly when we’ve said goodbye
Remember me once in a while. Please promise me that you’ll try

When you find that once again you long to take your heart back and be free
If you ever find a moment, spare a thought for me

We never said our love was evergreen or as unchanging as the sea
but if you can still remember, stop and think of me

Think of all the things we’ve shared and see.
Don’t think about the things which might have been

Think of me, think of me waking, silent and resigned.
Imagine me, trying too hard to put you from my mind.

Recall those days, look back on all those times,
think of the things we’ll never do.
There will never be a day when I won’t think of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