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人生的最初和最後

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痴兒女。

人們不痴嗎? 明知生老病死四大皆空,還是忍不住為老去而悲傷,為遠離父母親人而難過不已。有時候想著,我失去每一分每一秒和家人相處的時間,就為了滿足所有人對”我的”婚姻的期粉,只有在這時候,感覺自己在和時間賽跑,每過一天,就少一天陪伴家人的時間。我陪伴著丈夫的家人,如同陪伴自己的家人,陪伴一個個相繼出生的小蘿蔔頭(別人家的),需要陪伴的名單愈來愈長,我卻害怕著上天什麼時候會把名單上的人一個一個帶走。婚姻是什麼?值得什麼?我想要什麼?我看見什麼?

疑問從來不曾少過,而這焦心的等待得用什麼才能平息?昨夜,丈夫睡覺時翻了個身,他的膝頭碰著我的膝頭,我想著「這人有一天也會老去也會離開我身邊。剛才的碰撞只是兩根骨頭在皮肉的包覆下碰撞,我更想碰撞的是父親的膝頭,母親的膝頭。」每次陪著公婆看醫生,心裡總是掛念著,公公向僂的背影,方才下車時腿腳不便,而在遠方,誰陪著我的父母看醫生?陪伴著他們的人能像我一樣用耐心對待公公嗎?每次想到這裡,眼淚就要掉下來。

很想寫封信給外公,寄些照片給外婆,讓他們知道三十年來不曾提過的童年回憶,每一天每一分鐘都在我腦海裡盤旋。

每次看著我的碩士論文,總覺得這條漫漫長路何時才是盡頭,盯著電腦螢幕,我總覺得看不見盡頭。一方面沒有耐心花費在這篇完成了對家人沒啥實質幫助的論文上,歸心似箭。一方面不得不說,家人的老去是我提筆繼續的動力,一心想要盡快完成好掙脫這層束縛。而過程中的焦急揪心,只能靠著專注讀寫論文獲得短暫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