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殺警案–一個警察之死

最近從媒體上每天接收夜店門口殺警案的進度,媒體所言不等於真相,可是絕大多數人的真相來自媒體建構。從被毆打致死的警察,第一天佔據版面的是警察為什麼會在非執勤時間出現夜店門口,第二天開始舖天蓋地報導事件的導火線—-一對年輕情侶糾眾鬧事,第三天將情侶黨的身家調查得一清二楚人肉搜索,接著富二代、黑二代、星二代、黑白兩道的糾葛及利益交換,漫天蓋地而來,透過網路的力量迅速蔓延,到了第六天似乎已經無新意可報,媒體辦案的效率之高也頗值得台灣人民自豪,儘管我們更常稱之為「媒體亂象」。

今天躍上版面的,是一個無名小卒,剛滿20歲的年輕人,前科累累,曾經把看不順眼的同學打到腦死變成植物人,如今媒體說,警方從監視器裡看到他手持兇器重擊刑警,直指他是最兇殘的打手。

連看了六天相關消息,最後媒體認為終於找到兇手,不禁要問,我們究竟看見了什麼?看見錯綜複雜的台版無間道,黑與白之間難分難解的千絲萬縷?富二代和22K青年世代的對比諷刺?黑澤明導演鏡頭下的羅生門?一個警察之死(每個到案說明的人都說無辜)?死亡竟如此莫名其妙,每個人都是被叫來看熱鬧的,無人承認動手,無法否認的只好說還有別人也動手了。一開始趾高氣昂的富二代情侶,將事情推得一乾二淨,「我也不知道會來這麼多人」。中間發號施令動用人脈的則說「我負責找人,不負責打人」。最下游打人的說「我也不曉得發生什麼事,那人是誰啊?」這麼一個徹底失控,荒謬的故事,代價竟是一條人命。

一個不小心的案件,狠狠打了公權力一巴掌,清澈響亮,全台灣都聽得到。代表公權力的警察,居然死在自己的管轄範圍內,更可笑的是,事件發生地點距離首善之都的公權力中心,不過區區數百公尺。市長若能坐視,台北市民若能坐視,孰不可忍?

這似乎是一個「我也不知道」的結局,一開始為了討回公道的情侶黨,並不知道自己撂人這件事,背後竟有如斯威力,小孩玩大槍,後座力恐怕教無知的兩人無法承受。負責找人的小混混,想當大哥卻不知道大哥為何物。想漂亮地耍套大刀,少了控制力,怕是要被自己揮舞的大刀砍成殘疾。最末端的打手,一個個以「不知道對方是警察」「只是看熱鬧」為理由,曝露出人群之無知與盲從。不知道對方是警察就能打嗎?自詡黑道打「不是警察」的人就合理嗎?黑道之所以為黑道,不正是為了補足白道照顧不到的地方而存在?這也是何以黑道千百年來從不斷絕,還帶點迷人色彩的原因。

最後一個鏡頭落在媒體稱之最兇殘的兇手臉上,20歲剛滿,身上已背負幾件刑案,人生還沒開始已經落入深淵。他,不屬於富二代,黑二代,星二代,不受任何人庇護,沒有家財萬貫的父母替他請名律師,沒有黑道淵源幫他撐腰,沒有個有力的爸媽替他向警方討價還價。也沒有名人爸媽加持,在鎂光燈下爭取更多目光,再四處奔走為他申冤。在整起案件中,最值得同情的,除了那個被失控殺死的警察,就屬這名下手最狠的兇手了。諷刺的是,一是被害者,一是兇手。沒有任何背景的他,如同劉文聰所說,如果可以當好人,誰願意當壞人?在整體共犯結構中,可以預期他將是下場最慘的一位。刑責自是不必說的,一切罪證確鑿,沒有大律師護法。很多年後如果他能幸運提前出獄,也不會有富爸爸、黑爸媽、明星媽替他漂白鋪路。他將用自己的一生,未來的五十年,六十年,承擔這個無情無恥的權力社會造下的共業。

而那些得到父執輩庇佑,贏在起跑點的二代們呢?想必他們很快能回到人群,也許出國,也許繼續活在健忘的台灣社會,依舊過著燈紅酒綠衣香鬢影的安逸人生。經過這次教訓,相信他們下次會更小心地「不小心號召人群」「看熱鬧」「揮兩拳」「不知道打了誰」,以一個團體犯罪的型態,危害每一個無辜的人。活在台灣,照子放亮點,別不長眼闖進別人的網。未來的共犯型態,已建設完成,等待下一個枉死的冤魂。